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叶溆清欢

铁血进行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8 14:53 |显示全部楼层
波茨坦:迴响着历史之声令人扑朔迷离之地
有一个地方,众多湖泊如钻石般镶嵌在浓密的森林间,而一座座喷泉、雕像的视线的尽头,是一片庞大的宫殿和遗址:无忧宫、桔园、新宫…….而西席林霍夫宫,更是掩藏了无数的秘密。这里是波茨坦,是二战三巨头发布《波茨坦公告》,也是终结人类史上最残酷的二次世界大战、翻开历史新篇章的地方。
 
无忧的宫殿——“普鲁士的凡尔赛”
驱车来到柏林西南哈韦尔河边古都波茨坦,就被映入眼帘的森林和湖泊的美丽景色所惊艳。在这个城市里,市徽随处可见:这是一头嵌在金色底色图案里的红鹰,骄傲地站立着,警惕着向左凝视着远方!

千年前,波茨坦只是个斯拉夫人小村落,但赫赫有名的腓特烈大帝(1740~1786),却依着自己的意愿,把它建成了普鲁士文化、军事和皇室的中心。难怪德国人都说“先有波茨坦,才有柏林城”。波茨坦之于柏林,就像乌普萨拉之于斯德哥尔摩,卢森堡之于布鲁塞尔,杭州之于上海,在今天,堪称为一座大都市的后花园。

漫步在波茨坦的绿地上,随处可见的雕像,把历史上一串长长的名人录留给了我们,它由威廉·冯·洪堡(德国学者和政治家)、腓特烈·威廉一至三世(普鲁士国王/德国皇帝)、莫里茨·赫尔曼·冯·雅科比(著名物理学家)、卡尔·古斯塔夫·雅科布·雅科比(数学大家)、恩斯特·海克尔(哲学家)、马丁·斯坦基(德国佛教学者和作家)、康拉德·维德(著名演员)、席拉·贝歇(摄影大师)、沃夫冈·卓普(著名服装设计师)组成……其中,最让人佩服敬仰的当数腓特烈二世德皇(1712~1786)。

在腓特烈二世在位的近半个世纪里,这位史上公认的著名军事理论家和军事指挥家,不仅把从父亲手上继承的8万军队扩大到20大军,征战多年,打破封建割据,扩大疆土,励精图治,发展工商,增加财政收入,一步步使得普鲁士真正崛起,成为欧洲强国。

但有趣的是,这位雄才伟略的皇帝年轻时却是个带着点理想主义的文艺青年,不但崇尚法国文化,还喜欢用法语写作。他自称是“作为哲学家的国王”、“国家的第一公仆”、“误生王室的艺术家”,赞赏启蒙思想。甚至在二十六岁那年,不顾老德皇父亲的反对,写信给伏尔泰,交流自己崇尚自由,主张实行理性主义的统治,反对专制的思想感受。

但直到我们到达闻名遐迩的无忧宫(Sans Souci Palace),才真切的感受到德国的腓特烈二世是有多崇尚法国文化:他为建宫亲自构思、绘制手稿,还在长达50年之久时间里,矢志要把它建成一座“反潮流”的洛可可风格行宫——一座以沙山为基座的仅为一层的建筑,一座让他可以不必走很多台阶就可以到达宽敞的露台并到达花园的、与大自然无限接近的私人宫殿。

无忧宫,堪称是18世纪德国建筑艺术的精华——宫殿正殿中部为半圆球形顶,两翼为长条锥脊建筑。殿正中为圆厅。瑰丽的首相厅,天花板上装潢富有想象力,四壁镶金,光彩夺目。室内多用壁画和明镜装饰,辉煌璀璨。宫殿前有平行的弓形六级台阶,殿前的喷泉水池,嵌入具有象征意义火,水, 风,土四元素,正对着大殿门廊。

遍布行宫各处的大理石雕像,仿佛再现了远古希腊、罗马神话人物神奇故事,从美神维纳斯,商业神墨丘利,太阳神阿波罗,月神狄安娜,生育、婚姻之神朱诺,众神之神朱庇特,战神玛尔斯一直到智慧之神米诺娃,一尊挨着一尊,两旁则由狩猎战队群像伴随。贴近雕像,从上到下每一寸肌肤,头、颈、肩、手臂、胸脯、腰、臀部、腿、甚至脚踝的肌肉,仿佛经雕刻家鬼斧神工的雕琢,仍旧活动着,那种瞬间肌肉紧绷的力量之美,被雕琢得如此栩栩如生,太动人心魄!也难怪人们会称无忧宫为“普鲁士的凡尔赛”了!

但最让人惊诧的却是,无忧宫其实是构建在一座葡萄山上!十三世纪里,勃兰登堡地区久已种满了葡萄园,但也只有另类的腓特烈二世敢把葡萄引入行宫,让这些普通的葡萄藤,构建出梯形露台的中心装饰物,再配上伫立在沙山顶上那座精致的宫殿,让一切尽可能得融入大自然的氛围。“它是我在葡萄山上的小屋”他曾如此说过。

在无忧宫里,让我颇感兴趣的还有一座守着无忧宫的中国楼(Chinesisches Haus)。它是一座虽不宏伟但金碧辉煌的圆亭,周围矗立着各种亚洲形态的镀金人像。可见,早在13-14世纪的欧洲,腓特列二世就已对古老遥远的东方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尽管他从未离开欧洲大陆,去过中国,但他在自己的皇家公园里,尽量收集关于东方古国的元素,建造起了一座“中国楼”,陈列着其搜集来的东方珍品。遥想在当年,那可真是酷的不行!
其实,无独有偶,丹麦缇沃里(tivoli)乐园里的中国亭,布鲁塞尔的中国宫,连遥远的北欧瑞典的皇后岛上也有一座著名的中国宫,规模更大,物件更多。可见,遥远的东方古国文化,可是让不少欧陆君王贵族痴迷不已!

毋容置疑,无忧宫是德国洛可可建筑艺术的最高成就。无忧宫中不仅留下了许多艺术大家的作品,也留下了腓特列二世对政治、哲学、思想、艺术、军事的很多思考。有人说腓特列二世就是“无忧宫中的学问家”,此言不虚。无忧宫中,最隐秘的场所,是国王的图书馆。这位君主嗜书如命,酷爱读书,或许这对于在德国掀起蔚然读书风气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这座图书馆里,除了金碧辉煌、用雪松木拼饰的墙壁,雕刻着各种精美的文饰,那就要数汗牛充栋般的藏书,一排排书柜,和储藏在这里各种知识资料。据说,这是腓特列二世最为心仪的地方,当年,一般人不经允许不得擅自进入,就连看上一眼都不可能,因为进出这座图书馆,必经国王的寝室和办公室。在这书的海洋里,腓特列二世常常手不释卷,勤勉著述,撰写出版了《给将军们的训词》、《当代史》、《七年战争史》等流传至今、蜚声遐迩的作品。每年的4月到10月间,他会居住在无忧宫里,近40年从未间断。

不过令人十分遗憾的是,腓特列二世和他的夫人伊丽莎白·克里斯蒂娜·冯·不伦瑞克(Elisabeth Christine von Braunschweig-Bevern),因为情感不合长期分居。伊丽莎白皇后只能住在柏林的美丽堡(Schloss Sch nhausen)里,两宫遥遥相隔百里。漫漫四十年里,腓特列从未允许她踏入无忧宫,同时,还严禁任何女性出入无忧宫。因此,无忧宫又一度被世人称为“无妇宫”("sans femmes")。

当我们走过庞大的皇宫建筑、穿出花园,回望一座座大理石柱子和石雕,虽已饱经风霜、残缺不全,凸凹不平,但历史就是这么被一一记录了下来,不仅让旅者能感受到当年营造者们的繁忙和辛劳,还依稀可辨那许多昔日的奢华和荣耀,早已回归空寂。宫殿、雕像、建筑,一言不语,安安静静,可花园里植物的生命却在一季季更替,永远欣欣向荣。每逢春风再起,绿色赋予无忧宫永恒的生命,又会伴随着无声胜有声的历史,以鲜活对死寂,以温柔对深沉,打破深宫沉锁的忧思,唤出新的生命和希望……


本文为凤凰旅游‘旅人’栏目特约稿件,图文作者:陈鲁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5:01 |显示全部楼层
1747年5月间巴赫访问波茨坦宫廷圣苏西宫,后完成那部经典名作[音乐的奉献(MUSIKALISCHES OPFER)] BWV1079。

巴赫到圣苏西宫后,腓特烈大帝向巴赫展示刚刚引进的吉尔博曼钢琴(SILBERMANN)。 宫廷音乐会上腓特烈给巴赫一个音乐主题,希望巴赫当场对其来一个三声部的赋格变奏。

当时报告写道:“陛下听说巴赫已经到达,立刻亲自下令允许巴赫入宫。巴赫一到,便立即在钢琴前坐下来,弹奏一首赋格曲的主题,事前毫无演练。不仅使大帝十分满意,在场众人也无不瞠目结舌。巴赫本人觉得这首曲子的主题非常美丽,于是打算将来写成一首赋格曲,以供出版。”

回到莱比锡后,巴赫重新对大帝的主题进行变奏创作,将整个曲子按两首赋格曲(RICERCARE), 四乐章三重奏鸣曲和十首加农(CANON)的构成完成了整个曲子。巴赫在献词上所署名的时间正好是7月7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5:11 |显示全部楼层
旋律的倒影——巴赫音乐的逻辑美(转载)

这是巴赫的BWV1079 (螃蟹卡农),特征是采用一条旋律逆行(左右翻转,即从最后一个音反向演奏,直到最开始的一个音),再与原旋律对位,因为两条旋律互相倒行,形似螃蟹,因而得名。

巴赫《音乐的奉献》中的这支螃蟹卡农,不论按照乐谱的正常方向演奏还是倒过来演奏,效果是完全一样的,因为它的两个声部本就是相同的,只不过刚好头尾相反。

普利策奖《哥德尔、埃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Godel,Escher,Bach——an eternal golden braid》直译为《哥德尔,埃舍尔,巴赫——一条永恒的金带》。这是一本计算机科学界的科普名著,内容涉及到数理逻辑、可计算理论、人工智能……无需被这些冰冷的关键词吓倒。如果你愿意花点力气打开这本大部头著作,首先跳入眼帘的将是乐谱、版画、卡通动物、禅宗大师……而当你合上书本时,也许才刚注意到封面上正印着“普利策文学奖”的字样。

这是一本用非同寻常的方式来表达非同寻常思想的书。如果说那些非同寻常的思想尚能在其它一些正统的论文、著作中找到的话,本书所采用的非同寻常的结构组织和表述方式,就堪称是书史一绝了。

可以把这本书比作一部经过改造的钢琴,严格的按照一个黑键一个白键的顺序排列。每一个黑键都代表一组对话,由若干动物角色进行生动的演绎;白键则是正文,用来解说前面对话中隐含的概念和思想。

引人注目的是,多数对话中都包含了双关的乃至于多重歧意的英语文字游戏,有时候甚至整个对话的组织结构恰好就是一个文字游戏。

更出奇的地方在于,每一组对话都在形式上或松散或严格地模仿了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某支乐曲的结构。至于这位伟大的音乐家为什么会成为这本科普书的一个关键词,我们稍后再谈。

正因为本书别出心裁的行文结构和层出不穷的语言游戏,使得对它的翻译构成了一项巨大的挑战。

例如,考虑这样一句英语回文:“A man,a plan,a canal:Panama”。这句话从前往后读和从后往前读是完全一样的。该怎样翻译成中文呢?如果直译成“一个男人关于建造巴拿马运河的计划”,那么英文原句里的回文形式就无法传达出来了。是否有办法在翻译成中文之后仍然保留回文的形式呢?考虑到英文句子是逐字母的回文,而中文是逐字的回文,因此既实现直译又保留回文形式的翻译企图必然宣告失败。

我们还可以有另一个选择:移译。也就是说,保留原文的形式,牺牲掉原文的内容,比如移译成“叶落天落叶”,保留了回文形式(尽管不是逐字母的回文),但翻译后的内容和原文几乎完全没有联系。这种移译似乎非常荒谬。

本书的译者一开始也反对移译。他举例说,如果一位印度学者在将《金刚经》翻译成中文时,把经文里极其生僻的古印度地名移译成中国人相对熟悉的印度地名。译者认为,这样的移译,就好比对美国人讲述一个阿拉伯的故事,为了“通俗”起见,但凡遇到“阿拉伯”这个词就索性用“芝加哥”来替代,何其荒谬!

然而,本书的作者道破玄机:译者的这个比方本身正是一次“移译”!因为他把一个“印度人翻译《金刚经》的例子”移译成了“给美国人讲阿拉伯故事的例子”。可见,译者无意之中使用了移译的方式来反对移译本身,陷于悖论。

我们回到前面提到过的巴赫。巴赫创作的乐曲中包括一种被称为“螃蟹卡农”的曲谱。这段谱正是音乐里的回文,也就是说,将它从前往后演奏同从后往前演奏,在音符上而言是完全一样的,区别仅在于不同声部的乐器发生了对调。我们前面谈到本书中每一篇对话都是在形式上模仿巴赫的某一段乐曲,巴赫的“螃蟹卡农”在本书中自然也有它的模仿者——一段题为“螃蟹卡农”的对话(螃蟹正是其中的一名对话者)。这段对话的内容涉及到音乐上的对称、DNA、美术等等,而形式上也如同螃蟹卡农一样是前后对称的。很显然,翻译这段对话将构成一个巨大的挑战。你精确的翻译了内容,恐怕就要丧失前后对称的形式;你重构了对称的形式,就可能被迫要在中文里创作一篇相对原文而言几乎是新的对话!

考虑到本书充斥着各种文字游戏和组织结构上的玄机,将本书翻译成任何一种语言都是一大难题,任何非英语语种的翻译者都必须想方设法在自己的母语里重构很多语言文字和结构形式上的游戏。这几乎是在写书而非仅仅的译书了。由此可见,仅从翻译角度而言,本书就足以称为奇书了。

那么现在我们重新审视这个选择:直译还是移译?作者的答案是——移译

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5:15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5:16 |显示全部楼层
Sometimes、、、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5:46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上第一面国旗是1219诞生的丹麦国旗,称为“丹麦人的力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伊萨克·迪内森(Isak Dinesen,1885-1962)
丹麦女作家,原名卡琳 ·布利克森(Karin Blixen)《走出非洲》一书作者。主要以英语写作再译为母语

成名作《七个奇幻的故事》,其作品《芭比的盛宴(Babette's Feast)》也拍摄成同名电影,获87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国影片。2010年4月17日,Google丹麦在其首页推出特色Logo,纪念Karin Blixen诞辰124周年

《走出非洲》一书不以故事情节取胜,没有什么令人刺激的东西。喜欢这本书的读者多是喜欢作者优美的文笔。在小说的一开始,作者这样写道:
I had a farm in Africa at the foot of the Ngong Hills. The Equator runs across these highlands, a hundred miles to the north, and the farm lay at an altitude of over six thousand feet. In the day-time you felt that you had got high up; near to the sun, but the early mornings and evenings were limpid and restful, and the nights were cold.

这样的文字,在那些习惯网络时代浮躁情绪的人们看来是“白开水”,只有具备丰富生活阅历的人才能咀嚼出其中甘美

作者擅长描述自然景观和四时变化,字里行间充斥着散文美的内涵和浓浓的地方特色。天上聚集的云彩,地平线上的雨水,初雨的草腥味和泥土味,都是作家感觉的对象。非洲的动物,狮子、大象、长颈鹿、羚羊、狒狒、火烈鸟,在作者的笔下栩栩如生。当然,迪内森也写人物。她对原驻居民的描写带有浓郁的异域风情,以及他们内心深处朴素而率直的情感

迪内森的作品朴素清新,富于幻想,具有荷马史诗和《天方夜谭》的风格,引人入胜,颇有国际影响

英国评论家约翰·达文波特赞扬道:“在我们这个时代很少有作家象她那样写得少而精”

海明威在接受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金的典礼上还说过:“如果这笔奖金授予美丽的作家伊萨克·迪纳森,我会更高兴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5:53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5:54 |显示全部楼层

俯瞰壮美大地,荡气回肠、、、可能是因为爱与尊严,优雅与豁达(喜欢这饭制版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8 16:26 |显示全部楼层
巴贝特之宴 Babettes gæstebud (1987)
影片通过一个简单的故事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对美好事物的渴望。 只要有善意和感恩的心,上帝就会眷顾你

法国大餐葡萄美酒VS清教极端咸鱼粥——物质的过度匮乏、生活的极度简陋未必不是一种耻辱,因为它和长久的穷奢极侈一样会蒙蔽人们的心智,孳生抱怨不睦


影片据伊萨克·迪内森小说改编而成。在影片流行时,片中呈现的那顿丰盛法国盛宴曾被许多餐馆依样推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古曲网 ( 粤ICP备17071138号  

GMT+8, 2017-10-22 09: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