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215|回复: 382

离猫拜师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5 23:06 |显示全部楼层
(一)

        话说,自打花果山仙石中蹦出一石猴后,其中一块碎裂的小石头继续餐风露饮吸取天地精气,不久,竟也化成一只黑猫,通体乌黑无杂色,毛色巧克力般幼滑,哦,是丝般幼滑。山里野兽活的也自在,渴了摘野果,饿了捕山鼠,浑浑噩噩的过它的小日子不知天地日月之变幻。某天在山石缝中捡到一条破裤衩,灵光一闪它把它穿上了,从那刻起,它还是一只猫,但是是一只会走路会思考的猫了。

        不知何时起,孙悟空的传说如禽流感一般流传开来,终于被那猫听到了,心下艳羡不已,也想出人头地一番,于是找了一处山洞闭关打坐打算自己修炼成仙,中途不小心睡着了,一睁一闭眼间,500年过去了,那猫醒来之时,只觉四肢松软,身轻如燕,走路喝醉酒般左飘右荡,像浮在了云端,心中甚喜,自忖成仙就是这般感觉吧,于是爬出洞外。洞外阳光灿烂蜂舞蝶飞花儿对它笑,那猫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神清气爽,又觉得有些饿了,便迈着小碎步朝山下走去,走过一个拐角风口的时候,突觉身子腾空,像片叶子一般飞舞,大喜,“俺成仙了。”这般想着,口中不自觉大喊一声:“I can fly……”,话音未落,一股劲风撞来,榔头撞击般把它直接撞到半山腰一棵大树上,这要是凡猫直接就摊成饼了,好在它是仙石灵气孕育,所以撞得虽重也只是昏厥外加全身挫伤头上冒俩蘑菇。片刻之后,它晕乎乎的醒来,心想天降大任是不是都得这么劳筋动骨,为表示成仙的决心,同时也为了再次感受飞翔的滋味,它千辛万苦,嘿呦嘿呦吭滋吭滋,再次爬到那个拐角口,甫一露头,又被一股大力撕扯着直接翻体360°落到了山脚的一个小塘子里,等它从水里喘着气哆哆嗦嗦的爬上岸时,它看到了它的倒影。

        “哦卖糕的,这是me?”水中倒映着一头枯瘦如柴的倩影,四条腿就跟四根柳枝一般细,撑起看得见一根一根肋排的躯体,还不停的抖动着(饿的没力气了,也是,都饿500年了),到这会它才明白,它没成仙,按目前这模样,别说穿堂风了,就别人吹口气,它也得趴下。

        它饿的实在没力气走动,于是趴在池塘边上数金鱼,幻想着这是它嘴里一道道的美食,这样想,它似乎不那么饿了,又似乎更加饿了,就在它思考着饿与不饿这个很严肃的问题时,夜幕降临了。
        在暮色的掩护下,它溜进了村子。
        第二天村口的公告栏上,张贴着那晚的失窃公告,清单如下:
        旎家,丢了十只鸡,还全是母鸡
        珍家,丢了十斤大白鲤十斤大青鲤,鱼骨头剔的干干净净一点肉不剩
        韵家,竹子啃了大半(这货跟熊猫亲戚?)
        米家,缸里漏了大半的米(这耗子干的还它干的谁也没个说法,但村里是记它头上了)
        隐居,藏得红酒没了大半,剩下的也洒了个精光(小酒搭菜,惬意)
        雪家,鸡蛋鸭蛋乌龟蛋,片蛋不留
        雨夜,鱼缸里大大小小的名贵金鱼都光了,连鱼缸水也没放过
        ……
        ……
        几乎家家被它光顾,村里人提起它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提刀剁了它,其实那晚它倒是做了一件好事,村里的耗子一夜之间全被它吃光了,以至几年之内,外来耗子都不敢在这落户,但这件好事村民们是绝口不提的了。

        再来看我们的英雄,它这会正躺在山头挺着个球样肚皮四蹄朝天的晒月亮,顺手扯了一根狗尾巴草边剔牙缝边打饱嗝,只觉世间最美妙的时刻莫过于此,“成仙?去他的吧。”

评分

参与人数 6古币 +123 收起 理由
竹笛清韵 + 20 精彩
芳香弥漫 + 10
南宫离 + 18 今天最后十八块
成是非。 + 5
子渊 + 20 很给力!
寂寞音符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07 |显示全部楼层
(二)
        话说离猫把村里闹了个鸡犬不宁鸡飞狗跳之后,村里加强了警备,,每次离猫偷偷靠进村口5里地就被狗发现了,猫狗大战就此展开,最后总是离猫落荒而逃(自打那次它把村里偷了个精光,村民们找不到贼头都把怒气发泄在自家狗身上,打得狗们哀嚎声声三日绕梁不绝耳,从此离猫与狗结下了梁子,狗只要看见它影就嚎声震天响引得全村狗们高歌哈雷路亚,齐向它奔去,不追个三里地狗都不愿回),几次三番之后,离猫痛下决心,要拜师学艺,等学成归来后给狗们个好看。“哼,小样们,不把爷放眼里,等爷回来一棒把你们扫安哥拉去。”说做就说,离猫收拾好行李(就件破裤衩),挥泪告别了生它养它的这个山头(从此他叫离猫,一只离开家乡的猫)。

        一路的艰辛别过不提(反正不是重点),离猫吃了不少苦却依旧一事无成,它走了一村又一村,跟狗打了不少架,跟别的猫为争块老鼠尾巴斗了三天,等它遍体鳞伤依旧威风凛然的准备享受成果时,才发现在它俩斗的正欢的当口,老鼠尾巴被一头一直站在枝头瞧热闹的猫头鹰叼走了。冬去春来转眼大半年就过去了,离猫依旧坚强的活着,还成了道上的小混混,只是世外高人的片毛都没瞅见,即便如此,他依然坚定着拜师的信念,不达目的绝不回头。

        这一日,他正坐在杨柳岸边歇脚,远远看到一仙女踩着水波飞跃而来,只见她踮着脚尖轻轻在水面一点,身子轻盈的向前跃起,落下之时,又是脚尖轻轻的一磕水面,蜻蜓点水一般,凌波而来。脚尖所落之处,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一环一环的向外漾去,一直痒到了离猫心里,“师父啊,”离猫激动涕泪交加,“这就是我要拜的师父啊”。他蹭的跳起来,撒开蹄子奔仙女而去。

        那仙女过了河之后,迈步缓缓而行,离猫很快追上了她,抢前一步跪地叩首:“师父,收下徒儿吧。”那仙女咋惊之下吓得花容失色,再一瞅是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急切之间,只当是打劫的,抬腿一脚就踹了出去。这一脚正中离猫鼻梁。离猫鼻子一酸,泪水哗就流下来了,连带着鼻血也一个劲的往下淌。他捂着鼻子“呜呜”的说不出话。仙女这才看清他此般模样,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为自己的一脚误伤内疚不已,又见他哭得可怜,怜悯之心大盛,弯下腰和颜悦色的说:“我是大夫,来,跟我回去,我帮你止血。”说着,轻轻拉起了离猫的小手。

        一阵触电的感觉麻遍了全身,离猫大脑登时一片空白,只会呵呵的傻笑,机械的迈动小腿。为了止血,他只能仰着头,正好可以仔仔细细的看清眼前的美女,哦,她可真美,尤其那一双眸子,深蓝深蓝,像颗宝石般剔透,流波溢彩又藏着高深莫测,让人捉摸不透。他深深的陶醉在这水晶般的眸子里,直到──直到他失去知觉。当然,这不关别人的事,是他走的太忘神了一头撞在树上。

        醒来的时候,鼻血已经止了,鼻梁破碎的地方用胶布打了个叉叉,额头鼓起的包也已经消肿,瞳美女正在收拾器械,离猫记起拜师的事,从床上翻身爬起,再次跪在瞳面前:
        “师父,我愿拜您为师,鞍前马后为您服务,只求您教我点功夫。”
        “我是大夫,只会救死扶伤,不会什么功夫。”
        “师父,我是诚心的。”
        “我也是诚心的告诉你,我不会!”
        “可是师父,我看见你使凌波微步的。”
        “什么微博,还博客呢,再烦信不信我敲你脑壳,砸出脑浆,抽出脑髓,把你风干成木乃伊,再把你大卸八块,挂在医橱里做标本。”
        “师……嗖!”嗖是离猫飞出去的声音,瞳终于不耐烦了,拎起离猫往窗外一扔,世界终于清静了。
        可是,我们的主角并没有就此罢休,为了不受猫狗欺负,也为了他深情的蓝色眸子,他打定主意非拜师不可,从此,他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黏住了瞳,只盼着哪天瞳能良心发现发现他的好,他的执着,他的诚心,收他为徒,让他从此纵横天下。瞳不耐其烦又无可奈何,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的瞳把离猫喊上了医院大楼的楼顶,打算彻底跟他摊牌。
        “你怎样才能不来烦我?”
        “只要你能收我为徒。”
        “你能不能不来烦我?”
        “只要你能收我为徒。”
        “你能不能别说这句。”
        “那你答应收我为徒?”
        “……”
        “师父我很有诚意的。”
        “好吧,你要能从这楼上跳下去,我就收你为徒。”
        这是栋五层楼的楼房,俯瞰下去,花花草草似乎都在向离猫招手,屋顶的风,吹得猎猎作响,将离猫一身的黑毛吹得根根竖起。突然之间,传说就成为了现实,他将成为绝顶高手,世界都将仰慕他,哦,是的,之前的种种都是师父对他的考验,现在,只差这最后一关,只要他迈出那一小步,是的,他相信,他见识过她的轻功,他相信他飞出的工夫,她会把他牢牢的接住,然后他们平安的落地,他会如愿的拜她为师。
        他毫不犹豫地迈出了屋顶的边缘。
        跌落的瞬间,他扭了一下身子,想看看那双中意的蓝瞳中赞赏的目光,但是他只看到了瞳惊讶的双眸,扑出的双手似乎要抓住他,但是差了那么一点,他直直的落了下去,耳朵里灌满了风声,还有,瞳发出的一声尖叫:“你个白痴。”
        他突然明白了,他干了一件蠢事,很蠢的蠢事。
        他重重的跌落在地。

        “唔?怎么这么白?哪来的呛人味道?还有,我变白了?”当离猫幽幽醒转的时候,他发现世界似乎颠了个个,而他的大脑,依旧停留在飞出屋顶的那一幕。当他慢慢想起一切的时候,“师父”,他想喊,脑中的疑问像挠墙一样挠着他的心,但是嘴巴似乎被蒙住了他发不出声音,随后,他发现他全身都被纱布包裹着,让他看起来像只白猫,而他全身唯一黑的地方,就是还能骨碌骨碌转的眼球。前面两个背对着他的美女似乎并没有发现他醒来,自顾自的收拾着手里的活计。
        “你说他为什么老缠着你拜师?”年轻的小护士问。
        “他神经病!他要没病会从那么高的楼上跳下来么。”
        “他昏迷的时候一直念叨着那天看到你踩着水飘过河的。”
        “那天?哦,那河里本有木桩的,前几日大雨,把木桩没了,我是踩着木桩过的河。那神经病不会真的以为有什么轻功的吧,都什么年代了……”
        “嘻,他还说你眼睛好漂亮,蓝的像宝石~
        “哦,那戴的美瞳,淘宝上淘的,很便宜。你要的话,我帮你淘两个。”
        离猫再也听不下去了,“嗷”的一声惨嚎,两眼翻白,晕厥过去。(全白了耶)

       (关于离猫的小模样,不知道写成猫样好还是人样好,看文的时候,不必过于纠结这个问题,想他是人的时候,他就人样,想他是猫,他就猫样,当然,他的性别是固定的,文中,他是公的,这点我很肯定。)

评分

参与人数 4古币 +95 收起 理由
荒漠依米 + 20 锅盖,你去继续《诛离记》哈哈
竹笛清韵 + 20
成是非。 + 5
寂寞音符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07 |显示全部楼层
(三)

       自打离猫上次受挫又过了大半年,离猫终于从挫败感中走了出来,那件事院方私底下赔了他100两银票了事,毕竟院方人员有着教唆之嫌,他再也没见过瞳,也不敢去见她,怕再想起做过的傻事。他又成了社会上的小混混,欺压猫狗鱼肉乡里,经常把鸡逼得跳河拼命游,把鸭吓得上梁直打鸣,那年村里办了个家禽运动会,游泳冠军是只鸡,打鸣最响的是只鸭子,颁奖的村干部当场凌乱,当然,这都题外话了。吃饱喝足了不打架的时候他就蹲在墙脚画圈圈,诅天咒地怨愤不公平的命运,为毛那孙猴子能成才,他就只能成菜。

       这一日,他又没事做蹲着画起圈圈来,远远来了一老头,走过他时突然站住,蹲下身仔细打量他,脸色越来越凝重,突然伸手抓住离猫的爪腕:“兄台有病。”“你才有病,神经病。”离猫大怒,不是看他年纪大早就大耳光掴过去了,老头摇摇头叹道:“兄台别不信,在下老中医,自幼学医,包治百病,善治不孕不育,专研春药迷药,也罢,你若不信,可伸伸后腿,是否有麻痹之症?”离猫见那老头说的认真不似诓人,心下也惶恐起来,站起来蹬蹬后腿,果有酥麻之感,心下大惊,拜伏在地:“师父救我。”老头笑呵呵地扶起离猫:“也罢,你我即是有缘,我怎可不救,况学医者,行医济世为己任。我家世代为医,独创一味丸能治百病,你且起来,身上可有银子?”“有,有!”离猫忙不迭把那张银票拿出来挥了挥,老头眼睛突然亮了,手捋长须微笑点头:“如此甚好,我予你三丸,每丸50两,收你100两吧,还一丸算我赠你,也算结识一场,和水服下,一日一丸,三日之后,顽症可除。”说完,老头抢了银票,飘然而去。

       离猫待那老头走了,连水也不及找,和着唾沫硬吞下一粒丸子,有点苦,带点腥气,但是片刻之后,后腿麻痹感就消失了,离猫大喜,细细想那老头模样,丹凤眼,刀削脸,银眉鹤发,三绺长须,一副仙家道长模样,“师父啊”,离猫惊喜万分,“这便是我要寻的师父。”

       三日之后,三粒丸子吃光了,离猫依旧活蹦乱跳精神百倍,自觉是吃药之故,对那老头崇拜不已,日日蹲在墙角旮旯盼那老头再出现,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他又碰到了。这次,不待那老头过来,离猫先一步冲过去,扑倒在老头膝下:“师父,终于见着你了,收我为徒吧,我愿随您悬壶济世,拯救苍生。”老头吓了一跳,捂紧了钱袋子紧张的问:“你是何人,我家中世代习武,可不好欺负。”“师父,是我啊,三日前你曾医治于我,给了我三颗丸子,只收了我100两银票。”“100两?哦哦,我记得了,那日见你印堂发暗恐有顽疾,如今想必痊愈了吧?”“嗯嗯”,离猫拼命的点头,“师父,收下我吧,我可以端茶递水服侍师父您。”“这……”老头沉吟着,眼珠子骨碌碌直转,思忖片刻,道:“也罢,你且带上行李与我回山,再作打算。”“谢师父!”离猫喜极而泣。

       上路不久,老头就把离猫的身世背景扒了个精光,知道他行李就件破裤衩,家中再无其他人,既无房产也无地产更无资产,老头听得面沉似水,脚步越走越快,最后直接撒丫飞奔起来,幸好离猫混迹江湖没学到啥本领,一双脚板却硬实的很,任那老头左拐右挪上蹿下跳他总是不紧不慢地跟进,把个老头累的,抱着棵树直喘气,离猫体贴的走上前说:“师父累了,我帮您捶捶。”老头气道:“冤孽,冤孽,流年不利,遇着你这穷酸,罢罢罢,且带你上山,看咱家怎么收拾你(这有点太监口气了吧,我就觉得读的顺~)。”

       再说离猫到了山前,才知杜府之大(哦,对了,他师父姓杜),几乎占了整山面积(当然,就是那山不太大)。诺大的府邸,却只有一个丫鬟,这让离猫惊奇不已,以为师父崇检,后来跟丫鬟混熟了,才知道,杜家兄弟太抠门(杜家有三兄弟),老是想着法克扣工钱,家丁杂役的不堪受剥削,宁可不要工钱也不愿在杜府干下去,杜家兄弟也乐的他们自动消失,那丫鬟是家中欠债被打小卖于杜家为奴,却是走不得。

       离猫自打进了杜府,杜家老大就跟个杂役一般使唤他(杜家老大就他师父,老二云游在外,老三多混迹赌坊青楼),离猫心里总认为这是师父对他的考验,做事尽心尽责无怨无悔,倒是那丫鬟看不过去,多次暗示杜府乃无良之地,劝他及早脱身,离猫偏是不信。

       这一晚,杜家三弟上得山来。这货生的是吊眉鼠眼歪鼻裂嘴看着很欠揍,瘦的跟张纸一样薄,走路像在飘,加上一张脸惨白惨白跟个吊死鬼没两样,离猫正在院里扫地,一回头看见个人影飘进来吓得浑身毛都炸起来,想也不想就一头拱过去,正撞那老三胸口,那货当时就背过气去,离猫正待拳打脚踢,被闻声来的老大制止。老大对手下抠门对兄弟却是爱护有加,连忙把兄弟抬进里屋,让离猫打点水来,离猫知道做错了事心里很不安,顺带把师父因他做事认真赏他的一味丸也一并拿来,“师父,还有些丸子,给三叔一起服了吧。”杜家老大瞠目结舌作声不得,离猫只当是师父舍不得花他的,不待师父说话,便捏住他三叔的鼻子把药一股脑灌下,把个师父一旁急的:“使不得,使不得”,话没说完药全灌肚里了,杜老大急的直跳脚:“你这是灌了多少?”“您给的全灌下去了,大概十来粒吧。”“你……你……”杜家老大气的直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半响冒出个:“出去,今晚别让我再看到你。”

       离猫很郁闷,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在床上折腾来捣腾去的睡不着,无奈干脆窜上屋顶晒月亮,想起很久以前无忧无烦的日子很觉感慨,正发着呆,忽听得瓦片之下有声音传出,原来这片屋顶正是他师父跟他三弟待的那屋。
       “大哥哪找的这煞星,差点没要了小弟的命。”三弟埋怨的说。
       “唉……”杜老大长叹一声,把治病赠药讹银子的事说了一遍。
       “大哥怎知他腿会麻?还把这货招进府内?”
       “我注意他好一会了,他在那蹲了半天,不麻才怪。那日又遇着他,本想讹他上山让他家里以为他被绑架了出点银子赎他,谁知他就一光棍,榨甘蔗都比他吐的水多,榨他是一毛不掉还甩不掉,没奈何,只能带进府了。”杜老大长叹一声,捋须摇头。
       “那大哥准备拿他怎么办?要不做了他?”
       “不可!”杜老大凛然正色的说,“咱家虽是做假药的,可盗亦有道,咱也得讲职业道德。再说,不发工钱的苦力,不用白不用。”
       “大哥英明!大哥,我肚子怎么这么涨,有啥助消化的药么?”
       “唉,刚那小子给你灌了十几粒一味丸……”
       “这是嘛玩意?”
       “放心,无甚大碍,只不过是树根黄豆和点稀泥搓成的,吃不死人,就是通气不太顺畅。你若涨的难受,我给你点巴豆,让你泻一下。”
       “……算了,我还是撑着吧。”

        屋顶的离猫,早已石化成一尊雕像。
        第二天,离猫不辞而别。

评分

参与人数 3古币 +75 收起 理由
竹笛清韵 + 20
成是非。 + 5
寂寞音符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07 |显示全部楼层
(尾声)

       离猫又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当年他豪气云天的离开,如今两手空空归来,那山还是那山,离猫却不再是原来的离猫了,他找到了当年打坐的山洞,只是那洞早已被滚落的山石封住,他想把洞扒开,石头却不停的滚落,把缺失的地方重新填满,他心里空的像鼓满了气的气球,胀得难受其实又什么都没有。半山腰的大树还在,那是一棵桃树,树上开满了桃花,他静静地坐在树下看桃花在风里招摇,一片片的在他面前飘落,他又似乎不在看那桃花。他的目光散淡而迷乱,找不到可以聚焦的点。
      
       晚上,他跑到山头晒月亮,像以前那样,仰天躺着,星空很远,月亮很冷,他脑子很空,甚至想不起桃花的颜色,也不知道自己白天都干了些什么,但他清楚的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他很快乐,他从一个点上出发又回到了这个点,一切都没变,一切又全都变了样。

       山下传来一两声的狗吠,熟悉又陌生,让他想起了很多东西,不禁悲从中来,仰天长嗥,远山隐匿在黑色的轮廓中,无边无际;声音在空寂中飘了很久,始终没有回声。

       但是,村里的猫听见了,尤其是母猫,激动的像刚出窝的小耗子,蠢蠢欲动。桃花的季节,猫总是很热情,于是,扯直了嗓门高声应和,开始还只一两只母猫,只是这么一来,公猫又受不了了,于是全村的猫都开始嚎了,后来,狗也加入了合唱,一时之间,鬼哭狼嗥,村里热闹的像赶集,一盏灯亮了,两盏灯亮了,所有的灯都亮起来,村民们打着哈欠咒骂着走出门来看究竟,怒火在人群中蔓延,最后,在村长旎大大的带领下,一伙人打着火把往山头进发,誓要根除这祸害。但是,等他们赶到山头,连离猫的影子也没见着,朗朗的月光下,只见山石上搁着一条破裤衩。

评分

参与人数 3古币 +75 收起 理由
竹笛清韵 + 20
成是非。 + 5
寂寞音符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07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篇)

       关于离猫的下落,坊间有流言频出:
       传闻之一:离猫被外星人绑架了,并且被洗了脑,后来反攻地球,被英勇的地球人民打败了。可信度,零
       传闻之二:离猫找到一本武功秘籍,挥刀自宫,练成了绝世武功,因前几次的挫败,令他性情大变,开始祸乱世间,后有武林人士写就《诛离记》一书,畅销海内外,当然,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据那故事说,离猫是一淫棍,无根据揣测是《剑雨》中那具达摩遗体被他所得,然后不知用什么方续上了,又或者他当初就没自宫,谁知道呢)。可信度很高但是流言程度更高。
      传闻之三:离猫老老实实的捉耗子,看家护院,刷楼灌田,成了一只好猫。可信度么,不都说,会捉老鼠就好猫么,真信了,他就是真的。


(杂记篇)

       对离猫说的,抱歉没给你很多锅就连一口锅都没给你,符妞知道的,我写这类东西就为涮人,猫你人好胃口就好牙口更好,只要不踩着你猫尾巴,你对谁都亲,所以,想必不会怪我的,还有,坑你的银子你得找符妞要~
       对符妞说的,抱歉把你写成老头(其实读起来挺顺口的),谁叫你的定位是老中医,写成了美妞谁信,你平常装爷也装惯了应该不会在乎这点的~
       对所有出场ID说的,其实可能的话,我还想多写点,把牛啊羊啊猪的都塞进去,可想想吧,就猫那小个儿,说要能吃只猪,得撑得多大,那还是猫么,所以就作罢了。其实用上ID另一用处,也是方便你们找离猫算账~

       我承认,写这东西是因为我吃撑了,还有嘛,就是因为:
       江湖,江湖就是用来捣糨糊的。

评分

参与人数 3古币 +75 收起 理由
竹笛清韵 + 20
成是非。 + 5
寂寞音符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08 |显示全部楼层
6没?

评分

参与人数 1古币 +5 收起 理由
成是非。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09 |显示全部楼层
我BS你。。

评分

参与人数 1古币 +5 收起 理由
成是非。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09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是神枪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09 |显示全部楼层
真没六……

评分

参与人数 1古币 +5 收起 理由
成是非。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23:10 |显示全部楼层
锅盖漂 发表于 2013-3-15 23:09
我BS你。。

你四腿爬的么。。。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古曲网 ( 粤ICP备17071138号  

GMT+8, 2017-12-12 08: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